• 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在这里转圈子,像吃棒棒糖一样地舔着。』

    沙裘比呼吸紊乱,对正用舌头激烈的在她乳房上打转的我说着。

    『啊,好舒服,好厉害喔!』

    沙裘比一屁股坐在床上,我用双手撑住她被我粗暴的插入而往后倒的身体,让她充份的享受到性爱所产生的欢愉波动。

    欲念完全开放的我,在梦中与沙裘比不断交欢,此时,我已全然沈溺于做爱的感官刺激里。

    在生理上已呈半疯狂状态的我,只用舌头攻击乳房已无法满足,于是我腾出一手,抓住另一边乳房,用力的捏着。

    『好痛,请你轻一点!』

    『抱歉!』

    我急忙鬆手,以对待易碎物品般的轻轻爱抚着。

    『你好老实哦,不过我喜欢!』

    沙裘比擡起因快感而兴奋的脸,很满足的微笑着。

    不久,我将目标移向她的下半身,就像对梅做的那样,我的嘴唇轻轻地滑过她的耳朵,脖子,左手中指悄悄地入侵到沙裘比的林荫深处。

    『啊,讨厌…趁人没防备时进入…』

    虽然嘴里说讨厌,脸上的表情截然相反,所以我就很放心的继续活动着手指。

    没多久,她火热黏湿的内径,像是要将我的手指吸入般的开始收缩。

    『好快活!』

    我的中指,慢慢地在林径进进出出,无名指和食指则对密林中隐约可见的蜜泉源头,强弱强弱如同弹簧般的刺激着。

    『啊!啊!』

    沙裘比全身不断地微微的抖动,身体往后缩,喘息着。

    『嗯,你就把我当成练习的对象,这样你做爱的接巧会越来越高超的。』

    沙裘比湿润的眼睛,开始带着祈求的表情。

    『好了,别捉弄我了,赶快将你的精气给我吧!光用手指是无法满足我的!』

    听到这些话后,我突然将手指拔出,将炽热的枪头猛然插入她的内径,在那一瞬间,我们全身都感到像触电般的震撼。

    『好哥哥,真棒!』

    沙裘比反覆的叫着。

    『好惊人的精气喔,比普通人强好几倍。啊、啊!若是能继续维持,我或许很快就可以恢复原形了。』

    沙裘比一边扭动着身子,一边不知在咕哝什幺﹔我已完全听不进去,脑中只想让昂头挺立的巨炮发射出来,只贪婪地留恋在她的密林中。

    我激烈地在她的体内进出,这个时候,做爱的技巧和热情已不再,只受原始的动物本能驱使而已。

    『啊、啊!再用力一点,好爽哦!』

    伴随着沙裘比狂乱的呼喊声,我将生命中的精气一股脑儿的灌进她体内。结果那天,我总共在她体内爆发了五次。

    ****

    「里,你还好吧?」

    走在平常通学的路上,梅很担心的望着我。

    「为什幺这样问?我很健康啊!」

    我觉得梅的口气很不寻常,所以故意轻松的回答。

    「真的?」

    梅想了想,摇摇头。

    「嗯,还是有点奇怪,我觉得你好像因为疲惫而渐渐变得没有元气,而且仔细一看,你彷佛瘦了不少呢!」

    「没什幺,我很好,是你想太多了啦!大概因为今年夏天很热,吃不下东西的缘故吧!」

    我笑一笑,想混过去。

    但是梅一直盯着我看,突然说:「里,你到底瞒着我什幺?」

    我吓了一跳,回头看梅。

    「里,求求你,若是你有对谁都说不出口,一个人在烦恼的事的话,请告诉我,也许我无法帮上什幺忙,但是我却能替你分担心里的重担。」

    我沈默着,让心情归于平静,梅等了一会儿,因为感受不到我情绪的起伏,于是她也不再追问。

    「不要担心,我并没在烦恼什幺,明天早上我到你家接你。」

    我拍拍梅的肩膀,挥挥手就朝自己家中走去,当我回头时,看见梅还站在那里,很不安的向我挥着手。

    我虽然曾想过「为什幺梅会如此担心我」这个问题,但那个时候,我的精神状态已经没有办法去注意到底是什幺原因了。

    ****

    (是啊,没什幺事可以让梅担心的,因为我与梅的关係,至今都维持得很好啊!不想了,今晚得準备早点就寝在床上等沙裘比呢。﹞

    『呼,呼!』

    我如同发情的野兽般,将胀大坚硬的肉棍,朝沙裘比的内穴刺去,她仰躺在我下面,如同机械般激烈扭动腰肢,可是我已感受不到她径壁中,伴随着我进出所产生的那种绝妙的收缩。

    『呜!』

    不久,我的沖刺已达到顶点,浓浊的精气液体瞬间灌满了沙裘比的体内,不过,她虽然仍享受着肉体上的喜悦,但是我却感到沙裘比有点冷漠。

    『呼,呼。』

    我就这样抱着沙裘比,大口大口喘息,虽然肉体的疲惫已接近极限,但是我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充满了舒畅的快感,让我忘了疲劳。

    (好惊人!以前我从未发觉,做爱居然能达到这样的程度。﹞

    我一边享受着触摸沙裘比柔软肉体的感觉,一边回味着做爱的余韵。

    (即使一生都无法与梅做爱,能够与沙裘比做的话,也是很好的。﹞

    我撑起上身,看着沙裘比白磁一样美丽的胴体,不知不觉中,我才抽离她的枪炮,又再度矗立起来﹔以前看到沙裘比害羞的表情,我总是有点不好意思下手,但是我现在一看到那妖媚、可爱的模样就会忍不住。

    我毫不迟疑她再度埋首进入她的丛林,享受着将狭小密道压迫扩张的征服感,在一进一出的快感中,将我的本根紧紧的包围起来。

    我想,就这样死了,也毫无遗憾。

    『啊,好无聊!』

    沙裘比突然开口说着。

    『从第一次到第十次左右,你有着很惊人味美的精气,不过最近由你那儿吸取的精气,却一点味道也没有。』

    尽管被我抱着,她仍然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每个男人都一样,不管刚开始散发出多惊人的精气,只要迷恋上我的肉体,陷溺于做爱,就会变成简单的做爱机器了﹔你也是,最初所散发的精气非常甜美,不过现在只剩强而己,原来的爱和情热的气味,不知消失到哪儿去了?』

    『啊,呜,』

    男根所承受的快感一波波的传来,让我全身轻轻的震动起来,呼吸也越来越粗重。

    沙裘比知道这是我高潮的前兆。

    『那幺想在我体内射出吗?我就让你早点出来吧!嘿!嘿!』

    沙裘比呼喝一声,将自己的内径急速的收缩,顿时脑门一空,我哆嗦的抖动,随着绝妙的快感,将所有精气尽情的发射出来。

    『呜,呜!』

    已到达持久力极限的我,承受不住的往后倒了下去。

    『已经结束了吗?真是没出息!』

    沙裘比以很轻衊的口吻说着。

    『想帮助我存活下来吗?那你得再努力一点!』

    我连回答她的力气都没有。

    『如果一直这样,做爱一点乐趣也没有!』

    她不断说着,并瞧了瞧倒在那儿的我。

    『但是你所散发出来的强盛精气吸引着我,若就这样分手的话,是有点可惜。嗯,要怎样做才能让最初那甘美的精气恢复呢?』

    沙裘比双手交叉在胸前思考着。

    不久,她突然想到什幺似的脱口而出:『对了,如果你的女友梅也加入的话,如何?她来的话可以做3P,那你一定会恢复到先前那种充满情爱的样子吧!』

    我陡然震动了一下。

    (什幺啊!)

    沙裘比突然拍了一下手。

    『对啊,我只要带个男的《邪精灵》、也就是《淫魔》来,在你看得到的地方向梅下手,对于男人而言,若在眼前看到自己的她被侵犯的话,是会引起强烈的兴奋感的,因此,若在此时做爱,一定会产生前所未有的强盛精气的。』

    『呃!』

    我听到后来,不禁伸出双手,紧紧的勒住沙裘比的喉咙,她吃惊的看着我。

    『不要这样做!』

    沙裘比就这样被勒着脖子,蓦地站了起来。

    『你若做什幺伤害梅的事,我绝对不饶你!』

    我将沙裘比的身体压倒,勒着她脖子的双手用力使劲。

    『要救你也可以,』

    我将不知何时挺立的肉柱,转向沙裘比的下部。

    『呜,呜,』

    沙裘比痛苦的呻吟。

    我完全无动于衷。

    『我让你存活、让你存活啊!』

    一阵嘶喊,我毫不犹豫的将长枪刺入她体内。

    沙裘比闷声的叫着。

    『这是什幺啊?太惊人了!至今从未有的强盛喔!』

    她随即露出惊叹的表情,一边将交合中的我的男根向深处纳入。

    『太甘美了,像烫伤般的灼热感,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的力量,啊、啊,但是…』

    久违了的甜美精气,燃烧般的浴满了全身,可是沙裘比却感到有些困惑。

    『哇,太强了、太强了!我的吸收力无法赶得上,呜!』

    『好快活,真的好快活!啊,啊,』

    沙裘比的身体开始散发出光芒。

    接着,『啊!啊!』

    沙裘比的白晰胴体变成光和尘,在一阵惨叫中消失了,我也在此时射出最后的精气,瘫倒在床上睡着了。

    ****

    隔天晚上。

    我躺在床上,回想着昨晚及之前发生的一切事。

    (真的是梦吗?若是梦的话,怎会这样鲜活!她的柔软和温存!至今我仍然可以清楚的想起。)

    我伸出左手在空中握住,如同要捕捉消失在空气中的沙裘比一样。

    「沙裘比!」

    我忍不住喊出她的名字。

    就在此时,房间的上方突然出现了耀眼的光芒。

    我吓的跳起来,那光芒在我面前缩成小小的一团。

    不久那一团东西慢慢成形,变成了长着一对透明翅膀,身高约30公分的全裸少女。

    「里!」

    少女飞到我面前,用她那小小的脸颊摩擦着我的脸,很高兴的开口说话。

    「谢谢,因为你的帮助,我已变回原来的样子了。」

    「你是…」

    「我是沙裘比呀…」

    「沙裘比!」

    我吓得睁大眼睛。

    「我得跟你说明一下,原来,我就像你现在所看到的,是《小翔族》的精灵,但是,嘿嘿…」

    沙裘比吐了吐小巧的舌头。

    「我因为太沈迷于做爱,才会变成《淫精灵》。」

    「一旦变成《淫精灵》的精灵,一定要吸取人类一千人的精气,才能恢复原形﹔不过,因为你的精气比一般人强,而且最后射出的份量非常纯,所以我才能比平常还要早变回原形。」

    我想起那时候的事情,不禁有点尴尬。

    「给你添麻烦了,真不好意思,不过,也因此我才能回故乡…我想,再怎幺跟你道谢,也不能表达我心中的感激。」

    沙裘比微笑着飞离我的脸,接着,朝精神恍惚的我提出忠告。

    「里,请你要留意,所谓的男人,就是跟任何女人都能做爱的生物哟!即使知道自己一生中只爱一个女人,如果不小心的话,你将会像昨日前一样,不知不觉的被其他女人吸引,特别是你对女性都那幺的温柔。」

    沙裘比说完,表情变得很奇怪。

    「再见,里,我爱你!」

    沙裘比突然在我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好喜欢你喔!请你好好疼惜梅!」

    在短短几秒钟内,沙裘比便振动翅膀飞走,只剩一团光芒闪烁着。

    我用食指轻抚脸上那令人难忘的接触,擡起头,看着逐渐消失的光芒…

    (完结)

    警告:如果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本站歸類為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